<nav id="ogocy"><object id="ogocy"></object></nav>
上兵伐謀:打贏TWh時代電池“交付戰”
發布時間:2021-08-11 15:40:02
關鍵詞:鋰電池動力電池


撰稿丨閆志剛
編輯丨麥 子
美編丨CBEA獨耀


繼“芯片荒”之后,“電池荒”成了車企、電池企業新的,并且可能是未來較長一段時間的新焦慮。

 

年初,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就曾直言,“未來5年,鋰產業市場將迎來井噴期,快速進入TWh時代,高效率、高品質的交付將是企業重要的核心競爭力?!?/p>

 

此話并非危言聳聽,對于主流電池生產企業來說,從今年年初開始就明顯感覺到電池交付的壓力和“力不從心”。

 

一電池企業高管向電池中國透露,今年上半年公司接到的動力電池訂單約7-8GWh,但是目前其產能只有5GWh,公司當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利用資本的力量,把電池產能快速提上去。

 

在全球主流車企加速電動化的大背景下,未來幾年全球市場對于動力電池的需求正在持續增加,電池供給壓力倍增。據行業機構預測,到2023年,全球電動汽車對動力電池的需求將達406GWh,而根據目前全球動力電池產能(包括已有和在建產能)及投產情況估算,彼時動力電池供應預計只有335GWh,缺口約18%;到2025年,這一缺口將擴大到40%。更有機構樂觀預測,伴隨著儲能市場的爆發,預計最快到2023年,全球動力和儲能電池需求就有望跨入TWh時代,供需缺口巨大。

 

對于“電池荒”的焦慮,也同樣出現在車企端。為保障未來數年電動化戰略穩步推進,包括特斯拉、大眾汽車、通用、福特、日產等車企率先行動,與電池企業成立合資公司,共同建設規模數十GWh甚至上百GWh的電池項目。

 

為應對“電池荒”,頭部電池企業紛紛掀起了新一輪的電池“擴產備戰”潮。

 

據電池中國不完全統計,自2020年以來,包括寧德時代、LG新能源、國軒高科、弗迪電池、SKI、億緯鋰能、孚能科技、遠景動力、中航鋰電、蜂巢能源等眾多電池企業悉數進行了上百GWh的電池產能擴增布局。

 

01

“電池荒”的背后到底是什么“荒”?

 

據電池中國了解,盡管上半年多家頭部電池企業訂單爆滿,但是現有產能利用率在90%以上的電池企業屈指可數,而多家頭部企業產能利用率不高,更多是由上游原料供應不足所致。

 

需要指出的是,對于“電池荒”,一方面是由于全球汽車電動化轉型加速,現有電池產能無法滿足未來3到5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需求;另一方面則是由產業鏈擴產引發的供需錯配所致。當然,還有缺少對上游資源的可控能力。

 

據業內人士介紹,從采礦到冶煉,到工程材料再到電池,各環節的需求傳導需要一定時間,同時各環節的建設周期也不一致。比如六氟磷酸鋰、鋰電銅箔等因為技術門檻建設周期較長,更上游的碳酸鋰,建設周期也要明顯長于電池廠的擴產周期,“在逐層縮短的擴產周期下,上游原材料的緊缺被逐步放大,下游電池廠自然無法釋放有效產能?!?/p>

 

動力電池應用分會研究部主任周波分析指出,“電池荒”的背后實質是“材料荒、資源荒”,未來幾年邁入TWh時代,當電池企業產品性能、成本、技術差別不大時,大家拼的可能就是上游資源、材料等領域的保供能力。

 

02

電池企業的“前瞻布局”

 

得益于動力電池市場的強勁需求,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磷酸鐵鋰材料、六氟磷酸鋰、碳酸鋰、氫氧化鋰、銅箔、隔膜等鋰電池材料均不同程度地出現短缺,導致價格飆漲。一方面,原材料緊缺,影響到電池企業的產能釋放,進而導致交付受阻;另一方面,原材料價格上漲,擠壓電池企業利潤。

 

經歷過原料緊缺和漲價的“陣痛”,相比數百GWh動力電池在建和規劃產能布局,部分電池企業現階段已經優先將投資重點向上游傾斜。

 

例如,今年2月,億緯鋰能投資18億元認購華友鈷業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定增預案,加強在鈷資源和前驅體材料上的協同;3月,與德方納米成立合資公司,擬投資20億元建設年產10萬噸優質磷酸鐵鋰材料產能;5月,與SKI、BTR設立合資公司,與華友國際鈷業合作在印尼建設紅土鎳礦濕法冶煉項目;7月,收購金昆侖鋰業和大柴旦大華化工部分股權,通過這兩項股權收購和成立合資公司,將產業鏈延伸到上游鋰資源和鋰鹽環節。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電池領域的競爭也是如此。截至目前,國內在上游材料、礦產資源端已經完成較深布局,并且具備完整材料保障體系的,當屬國軒高科和寧德時代兩家企業。

 

以國軒高科為例,早在2015年,國軒高科就開始在上游正極材料、前驅體、隔膜、銅箔等鋰電池材料領域進行了布局。2015年國軒高科成立合肥國軒電池材料有限公司,開始涉足磷酸鐵鋰、鎳鈷錳三元正極材料的開發與生產;2016年其與星源材質合作成立合肥星源,從事鋰離子電池隔膜的研發生產;2017年其與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比亞迪、唐山曹妃甸發展投資集團共同成立中冶瑞木新能源,布局高鎳三元前驅體;2020年年初,合肥國軒與銅陵有色簽署《增資協議》,涉足鋰電銅箔環節。

 

值得注意的是,面向TWh時代的巨量電池需求,2020年6月開始,在確定了大眾汽車入股后,國軒高科的一系列重大投資又都優先砸向了鋰電材料和礦產資源領域。

 

第一個項目是2020年7月,合肥國軒電池材料有限公司與合肥廬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下稱“廬江高新區”)管委會簽約,國軒高科年產3萬噸高鎳三元正極材料項目落地廬江。

 

第二個投資項目則向上延伸,落在了礦產資源端。今年2~3月份,國軒高科與宜春市在簽訂合作協議,雙方簽訂了115億元的新能源產業鏈項目,包括合資礦業公司組建、產業園項目落地等。而在8月3日、4日,國軒高科又分別與宜春市宜豐縣人民政府、奉新縣人民政府正式簽約,分別在兩地建設年產5萬噸碳酸鋰及800萬噸采選礦綜合開發利用項目。

 

國軒高科的第三個投資項目同樣在材料端。今年3月,國軒高科與肥東縣政府簽署投資合作協議,擬投資120億元在肥東建設動力電池產業鏈系列項目,主要為動力鋰電池上游原材料及電池回收等。

 

第四個,國軒高科與合肥新站區合作的動力電池項目,項目規劃電池產能為20GWh,未來計劃專注大眾汽車標準電芯的生產制造。

 

緊接著,國軒高科第五個材料端項目快速落地。7月25日,國軒高科全資子公司合肥國軒高科動力能源有限公司與廬江高新區簽署投資協議,擬在廬江高新區建設年產20萬噸高端正極材料生產基地。該基地計劃于2021年10月底前開工建設,2025年正式投產。

 

截至目前,國軒高科接連不斷的投資,大多都落到了上游關鍵環節,力求實現關鍵材料和資源的可控和穩定。

 

實際上,對于產業鏈的布局,寧德時代去年8月和今年4月總計拿出約381億元進行產業鏈布局,希望借此實現產業鏈的協同。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項投資中,寧德時代主要以資金參股的形式布局上游材料領域,近期寧德時代也直接重金砸向了鋰礦資源。

 

7月30日,寧德時代與宜春市人民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寧德時代將在宜春經濟技術開發區和相關縣市區建設碳酸鋰等上游材料生產基地。這也是繼國軒高科之后,第二家在宜春“搶礦”的頭部電池企業。

 

03

產能布局的下半場競爭

 

目前寧德時代、LG新能源的產能目標已超500GWh,SKI、中航鋰電也將之前的目標從200GWh提升到300GWh……幾乎頭部電池企業的產能規劃都已經提到了200GWh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從裝機量來看,今年上半年,國軒高科的動力電池裝機量在中國市場排名第5,但是其在動力電池領域的2025年產能“小目標”卻只有100GWh,顯然與其它第一陣營的電池企業有些“格格不入”,更與其在上游環節大手筆布局有些不相匹配。

 

但是結合國軒高科與其它電池企業的戰略投資“打法”來看,應有其獨到的理解和認識。小編推測,2025年100GWh的動力電池“小目標”,被國軒高科自身打破可能是很快的事情……

 

“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在很多領域都適用。隨著全球主要國家和地區都在加大汽車電動化轉型,未來TWh規模的動力電池需求,對于上游供應鏈穩定和資源安全保障將是非常大的考驗。

 

截至目前,包括國軒高科、寧德時代、億緯鋰能都已經從上游關鍵材料向更上游的鋰礦資源延伸布局,這也凸顯了鋰作為戰略性資源在未來電池市場競爭格局中的重要性。

 

事實上,在完善了關鍵材料、關鍵資源端的供應保障問題,解決了后顧之憂之后,面向TWh時代市場對動力電池的巨量需求,電池企業的擴產步伐也會走得更為穩健和極速。

 

一方面,實現了動力電池關鍵材料和資源的自主可控,對下一步擴產所需的材料穩定供應將提供積極支撐;另一方面,也將有助控制成本、保障利潤和提升產品競爭力。

 

對此,國軒高科董事長李縝曾在一次會議上明確提出,公司要毫不動搖地推進技術自給的領先戰略,毫不動搖地推進資源和供應鏈端的自給戰略,毫不動搖地推進國際化戰略。

 

在上述思路指引下,幾年前國軒高科就已經在磷酸鐵鋰、三元前驅體、隔膜、銅箔等鋰電上游環節進行了布局。去年引入大眾之后,截至目前的一系列大額投資同樣落向了上游環節,國軒高科的“糧草思維”打法與很多電池企業都不同,但從其布局來看,似乎又抓住了未來電池市場競爭極為關鍵的一環。

 

電池中國從國軒高科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公司動力、儲能電池出貨量預計將遠超市場公開裝機數據預測,市場訂單飽滿,目前產線也保持滿產狀態。

 

在客戶結構上,國內來看,目前國軒高科已成為國內第一大電動車企——上汽通用五菱的核心供應商,并與江淮、零跑、奇瑞、吉利、長安、北汽等有深度合作;

 

海外市場,2020年5月,大眾汽車(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投資約11億歐元,獲得國軒高科26%的股份,并成為其第一大股東。隨后,今年7 月 13 日,國軒高科與德國大眾汽車集團達成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決定共同推動大眾汽車集團薩爾茨吉特工廠的電池工業化生產,國軒將提供相應技術支持;同時合肥國軒也與大眾汽車集團(中國)達成協議,為其量產車型開發第一代標準電芯。大眾汽車已經將其“標準電芯”首家定點開發電池企業資格給了國軒高科,此外,大眾汽車也在積極協調國軒高科產品導入驗證。

 

此外,從電池與整車的配套物理半徑來看,國軒高科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坐落在有著“新能源汽車之都”合肥的動力電池企業,而合肥有大眾、蔚來、江淮、奇瑞、吉利等眾多知名車企,近日,又有傳言造車新勢力零跑、威馬及互聯網新造車企業小米,也在考慮將汽車生產基地落在合肥。

 

古語云,紙上談兵,無外乎天時地利人和。占一就可勝,占二即大勝,占三乃完勝。產業無限,機遇空前,此為天時;立足合肥,產業集聚,此為地利;政企合力,牽手大眾,此為人和……這些都讓國軒高科的未來充滿想象。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亚洲中久无码永久在线观看
<nav id="ogocy"><object id="ogocy"></object></nav>